今天是

邮政特邀监督员优秀文章——走得更远离家更近

    2017-08-29

  走得更远离家更近  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“快递小哥”成了我们生活中常见的一道风景;“快件什么时候到?”成了一种盼头;拆包裹也成了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份小惊喜。快递行业的蓬勃发展让我们走进了世界,也拉进了我们与家的距离。 

  父亲出生长大在河北省沧州市,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不满20岁的父亲带着行李,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来到地处大西北的嘉峪关。那时的嘉峪关,用父亲的话来形容,是个从城市的任何角落都能看到戈壁滩的地方。参加工作、结婚生子,在这里终于有了个自己的小家,可忙碌的工作和遥远的距离让回乡成了一件不太容易的事。隔几年好不容易有机会回去一次,新疆的葡萄干、商店里卖的糖块,大包小包的装满了对亲人的思念。而假期结束要离开家乡时,总要带上一大包家乡的金丝小枣。皮薄核小,咬下去满口香甜,那是家乡的味道。 

  那个年代交通、货运都不发达,印象中寄一封平信要走十多天才能寄到。记得有一年,父亲一个人回老家,母亲在家一个字一个字的教我给父亲写信,可当那封装满了我歪七扭八思念的信寄到老家时,父亲已经回到嘉峪关了。有一次老家的亲戚来电话,想让母亲帮着买点胃药寄回去,小小的我跟着母亲到医院开药、取药,回家装好,连同其他要寄回老家的物品装了一大包,立起来感觉比我还要高。用自行车推着去邮局,临出门前母亲还专门带上了针线。那时的我还太小,第一次跟着母亲去寄包裹,看一切都是新奇的。到邮局后,柜台的阿姨看了看包内的物品,确认了地址、称了重。母亲就拿出针线,一针一针的将大包缝起来,还要缝的够结实,以确保它能经受得住这一路的颠簸。这个包裹后来经历了多少天才到达老家的亲戚手中我已不得而知,只记得在我都已经忘记了寄包裹这件事后,老家才打来电话说包裹收到了。 

  后来,随着网络的兴起,快递行业悄悄走进了我们的生活。第一次网购是2007年,正在上大一的我暑假回家,跟母亲一起在网上选购凉鞋。在两千多公里以外的地方选购商品,几天后快递员就上门送货,对我来说是挺新奇的体验。到现在依然记得当时取包裹、拆包裹的那份激动。 

  近几年,随着快递行业的快速发展,我们跟世界的距离越来越近,看上一件商品,本地没有可以从网上买,国内没有可以从国外买。下单后“快递小哥”们就开始一站一站接力,十几天后,当负责最后一站的快递员带着来自大洋彼岸的货品站在你面前时,那种感觉,窃以为堪比当年的“一骑红尘妃子笑”。 

  春节前,忽然很想念新鲜海蟹的鲜美,但嘉峪关地处西北,夏秋季节还能吃上点湖里养殖的螃蟹,想吃海蟹?只能去市场、超市买冰冻的,味道实在不敢恭维。好在现在快递业足够发达,在网上联系好了宁波舟山的卖家,下好单,第二天中午一点,新鲜上岸的梭子蟹被打包装箱,马不停蹄的向着大西北奔来,第三天下午四点,经过快递员51个小时的努力,还带着大海气息的螃蟹被送到了我手上。母亲笑着说:“现在的快递真是太方便了,送货时间精确到小时。”父亲惦记的金丝小枣也不用再经历漫长的等待,只要打个电话,三五天后就能品尝到家乡的味道。 

  地球的那一端不再遥远,家乡也似乎触手可及,这就是快递行业给我们生活带来的变化。 

   

    此文发表在《邮政社会监督信息》杂志 2017年5月 

相关新闻

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邮政局 版权所有      备案序号:京ICP备08008301号

主办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邮政局

State Post Bureau of The People's Republic of China